記者蹲點常山縣新昌鄉,看鄉村振興新探索—

鄉賢治村,激活一池春水

發布時間:2019-07-04 15:16:54 來源: 浙江日報 記者 趙璐潔 肖國強 縣委報道組 錢李源
遠眺黃塘村新景。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常山縣委報道組提供

  新昌鄉位于衢州市常山縣城北部,是典型的山區鄉鎮,過去一直是貧窮和落后的代名詞,用當地人話講“姑娘都不愿意嫁到這里”。

  而現在的新昌鄉,已經今非昔比,省級重點扶貧村黃塘村嬗變國家3A級景區;曾經信訪眾多的郭塘村打響環保特色村的品牌;七成村民舉家外遷的“空心村”西源村建起浙西地區首家綜合性的土地革命戰爭紀念館……新昌鄉之所以有這樣的發展,跟返鄉治村的“鄉賢書記”密不可分。

  全鄉下轄10個行政村,有7個村的村黨支部書記是創業有成、回歸家鄉的鄉賢,被當地群眾稱為“新昌七賢”。鄉賢為何回村當書記?鄉賢書記如何治村?帶著這些問題,我們走進新昌鄉,試圖解鎖激活鄉村振興的密碼。

  歸途

  如何做鄉村振興路上的“領頭羊”?

郭塘村村支書張榮帶領游客參觀廢舊物品改造的景觀項目。

  從常山縣城出發,沿著新西線,一直往北行駛,我們來到了此行的第一站——黃塘村。司機師傅說:“這里的海拔有600余米,從村口到民宿的這段路曾經坑坑洼洼,自行車都騎不上來,是名副其實的偏遠山村,現在可不一樣了。”

  下了車,我們沿著鋪滿石子的小路前行,漫山遍野的油茶林,碧色蕩漾的滑草場,相繼撞入眼簾,站在觀景臺上,俯瞰四周,豁然開朗。

  “來,大家往這邊走。”這時,村支書廖紅俊正帶著一批客人向這里走來。見到我們,廖紅俊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有失遠迎,今天剛好碰上柯城區萬田鄉的5名村支書來參觀。”

  “我們這次是求學之旅,特地來聘請廖書記成為我們村農民夜校的講師。”萬田鄉余家山頭村村支書吳建云告訴我們,在我省前不久認定的首批興村治社名師中,廖紅俊榜上有名。“黃塘村已經是國家3A級景區、省級美麗鄉村示范點,是我們心中的致富樣板村,而這一切改變都離不開廖書記。”

  今年56歲的廖紅俊是新昌鄉最早回歸的鄉賢之一,已經是大家公認的“師傅”。他18歲時,就告別了大山,外出闖蕩,當過代課老師,經營過飯店,販銷過茶葉、茶油……

  “那時候肩挑背扛著行李,沿著一條羊腸小道走出村莊,跳上開往杭州的中巴,到了杭州才知道有這么寬的路。”廖紅俊憨憨一笑,“綠燈亮了,都不知道什么時候該過馬路。”

  也是那時候,“要給鄉親們修一條大路”的想法在廖紅俊心中深深地根植下了。

  變化就是從廖紅俊當上村民主任開始的。1997年黃塘村村兩委換屆,老黨員涂金木力薦在外創業的廖紅俊當村主任,“紅俊年富力強,有想法有能力,干事不怕得罪人。”

  懷著改變家鄉面貌的愿望,廖紅俊拋下杭州的生意,回到了黃塘村,這一待,就是22年。村民盼了多少年的路,在廖紅俊帶領下修了起來,從泥土路、機耕路、水泥路,一直變成了柏油路。路修好了,該怎么富?

黃塘村民宿“云上軒”。拍友 王一群 攝

  “來黃塘一定要去看看我們的小木屋。”跟著廖紅俊一路穿梭,幾幢造型別致的林間小屋讓我們眼前一亮,走進木屋,門楣上雕刻著“云上軒”三字,詩意的名字,配以遍野的青翠環境,恍如遠離凡塵。

  “有一居室、雙人房,還有三室一廳的,每到節假日,15幢小木屋就被預訂一空。”說話間,廖紅俊的電話接二連三地響起,“因為游客太多,村兩委正忙著籌劃新建一個停車場,再建一棟村綜合樓。”

  如今,廖紅俊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黃塘旅游景區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把村子當成景區來進行公司化運作。2014年村里開發八面山漂流項目,隨后的滑草場、油茶博覽園、民宿項目接連上馬……2018年,村子累計接待游客3萬余人,全村旅游收入超400萬元,發放村民勞務工資200余萬元,好山好水生出了真金白銀。

  黃塘村的變化讓新昌鄉其他幾個村的村民好不羨慕!新昌鄉黨委政府同樣看到了鄉賢治村的才智與激情。因此,2013年,行政村撤并與換屆選舉之時,考慮到之前的村支書多數年齡偏大,缺乏接受新事物、新思路的能力,鄉里通過各村老黨員、老干部,廣泛動員本村在外經商的鄉賢回村參選村支書。

  得到家鄉的召喚,不少鄉賢踏上歸途。

  80后青年張榮回鄉擔任郭塘村村支書,在外經營服裝生意的程禮鋒當選西源村村支書,建材店老板陳重良是達塘村村支書……一批批鄉賢回歸了。新昌鄉黨委書記林永周告訴我們:“2017年換屆選舉結束,新昌鄉總共10個行政村,其中7位村支書由鄉賢擔任,平均年齡40歲左右。與廖紅俊相似,他們心系家鄉,滿懷鄉愁,為了村民和集體的利益,不惜犧牲個人利益,愿意回到家鄉,開啟村莊治理發展的新篇章。”

常山西源革命紀念館。

  前途

  返村鄉賢都帶回了什么“稀罕貨”?

  “巖前村的鄉賢程獻光為此干了件‘不孝’事。”林永周的一番話瞬間勾起了我們的興致。“是什么事?”帶著這份好奇,我們又驅車前往2公里外的巖前村,來到村支書程獻光的家中。

  “之前,這個村一直是我母親當村支書,2013年,接到多名老黨員兩次三番邀請我回村的電話,我回到村里和我母親一起競選,結果我當上了村支書,把母親‘趕下了臺’。”程獻光的幾句話解答了我們心中的疑惑。

  覺得面子上掛不住之外,程獻光的母親胡慕民有自己的“小算盤”,兒子原先是寧波一家汽配廠的副廠長,兒媳婦也有自己的服裝生意,夫妻倆年收入近30萬元,有車有房,小日子過得幸福美滿。“回來不僅丟了工作,還不能照顧到妻兒,怎么算都是本‘虧本賬’。”

  “媽,我現在在算全村1400多人的大賬,不會虧的!”程獻光一邊給我們泡茶一邊笑吟吟地說。

  程獻光當村支書的這些年,村里每年都做成了幾件事。

  2014年修葺程氏宗祠,2015年的污水處理和文化禮堂,2016年的通景道路拓寬,2017年的自來水全面升級,2018年的“一戶多宅”整治,騰出10余幢保存完好的連片民國古民居,引來了上海客商的關注,2019年挖掘村莊程氏與先祖程咬金的歷史淵源并籌建展館……

  在距離巖前村車程10分鐘左右的郭塘村,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化著。

  村道兩側是用廢舊自行車堆建的圍欄,宣傳欄框架用的是舊電線桿,廢棄床欄組成了長廊,漫步郭塘村,隨處可以看見用廢舊物品做成的景觀設施,十分“吸睛”。

  “‘垃圾’造風景的點子是村支書張榮出的。”林永周介紹,1982年出生的張榮是最年輕的鄉賢書記,之前一直從事環保產業,在2013年當選村黨支部書記后,萌生了把郭塘村做成環保特色村的想法。

  “黃塘村有漂流,巖前村有古民居,而郭塘村是一個讓人不會留下記憶的普通小村莊,我們只能‘無中生有’。”張榮說,2015年下半年,村里抓住“三改一拆”的機會,先從扮靚村莊門面入手,建設美麗鄉村。

  張榮盯上了留下的廢棄物料,“垃圾只是放錯地方的資源,只要把這些垃圾好好利用起來,就能造出鄉間新風景。”當張榮向村民提出收集廢舊物品的建議時,卻被許多人認為“不干正事”,張榮也被戲稱為“垃圾書記”。

  順著輪胎鋪設的臺階往上,一間庭院吸引了我們的視線,是由木料堆疊而成的墻體造型。

  “有人嗎?”我們叫喚了幾聲,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打開了門。聽張榮介紹,老人叫劉維忠,今年79歲。

  “木墻是老房子拆掉后,留下來的廢料,是村支書幫我們設計了庭院景觀。”劉維忠說,“村支書年輕,但是做事很有想法。”

  誰曾想到,當初,因為要拆劉維忠后院的臨建附房,他是全村最不贊同張榮想法的村民之一,為獲得老劉支持,張榮兩次三番上門打理庭院。看到煥然一新的木墻后,劉維忠才打心眼里認同這位看起來還很“嫩”的村支書。

  “‘垃圾’造風景,打造環保村給村民帶來致富機遇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還要做強做大。”張榮告訴我們,近幾年,村集體在村中央流轉村民200余畝閑置土地,投建荷塘養魚、苗木基地等一批成本低、見效快的好項目。還獲得浙能集團幫扶援建屋頂光伏,每年增加村集體收入50余萬元。

  富民路寬了,村民對村支書的信任感更強了,大家都相信日子會越過越好。

  離開郭塘村,見到陳重良時已是下午。“早上好!”見到我們有些詫異,他連忙解釋道,達塘村村兩委干部見面打招呼有句口頭禪叫“早上好”,這原本是自己企業的特色文化,當了村支書后,便把這種文化移植到村兩委干部身上,要求他們無論何時都要當成早上,保持朝氣和干勁,讓“村里上班有了企業上班的樣子”。

  如何保持戰斗激情發展村莊?“村有千百種,特色、風情各不相同,達塘村必須明確定位、找準方向。”村里一家廢棄的水泥廠吸引了陳重良的注意。“何不將它改造成高端民宿,把村莊變成景區,以旅游帶動發展。”

  村里開會討論,有人支持,有人起哄,有人潑冷水,“做民宿,要規劃,錢從哪兒來?”“錢不夠,我來湊!”陳重良的話擲地有聲。

  于是他個人出資200萬元收購了這家水泥廠,帶動十幾個寓外鄉賢入股,共同打造高端民宿,拿出10%的股份免費贈予村集體。如今,由水泥廠改造而成的“申山鄉宿”,已是達塘村的“金名片”。

  “目前,申山1號已在去年3月底完工并投入了運營,今年6月份,申山2號開始建設,全部工程將在2020年完成。”陳重良告訴我們。

  鄉賢創業有成,與傳統村干部相比,具備更為廣闊的視野和豐富的資源。林永周說,他們帶回了經商多年的擔當、智慧、干勁、資金及人脈,完美契合當下鄉村振興的需要,成為一股強大的內生動力。

  通途

  地方政府又如何搭建好“大舞臺”?

  距離鄉政府25公里的西源村,是全縣最偏遠的深山村落,也是我們此行的最后一站。沿著芙蓉水庫,一路顛簸,我們來到西源村。

  村支書程禮鋒迎了上來,面帶歉意地說:“山路難開,你要問我有多少個彎,我自己都答不上來。”

  原來,進出村子只能走新西線,為了結束“華山天險一條路”的歷史,程禮鋒一上任便著手解決村民出行難問題,費盡周折、千方百計建成了一條長2.3米、寬4米的盤山公路。

  路修完了,程禮鋒又將目光瞄向了村里的紅色歷史,“西源村至今保留著中共西源區委舊址、麻山兄弟會舊址,要是能打造起紅色景區豈不很好?”

  程禮鋒多次趕到縣檔案館、縣民政局爭取項目資金,最初只是“小打小鬧”,想還原西源村的革命歷史,但縣里對此高度重視,決定安排3000萬元財政資金,在西源興建浙西地區首個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的綜合性紀念館。

  如今,常山西源革命紀念館已成為省內外黨員干部理想信念教育、人民群眾愛國主義教育、青少年革命傳統教育的重要基地,累計有游客2萬余人次。

  常山是全省26個加快發展縣之一,縣財政資金并不寬裕。這兩年,縣里摒棄“撒胡椒面”的資金分配方式,在農村基層開展“五比亮劍”活動,村干部比謀劃、比辦法、比干勁、比業績、比形象,表現突出的在全縣大會上發言“亮劍”,借此獲得縣里在項目資金分配上的傾斜。程禮鋒正是借助這個平臺,爭取到常山西源革命紀念館項目落地。

  鄉賢回歸治村,源頭還在回歸上。

  常山縣委主要負責人說,鄉賢是常山縣的寶貴人才資源,常山縣每一個鄉村都是鄉賢發展的廣闊天地,既不能被特定鄉村“捆綁手腳”,更不能因缺乏引導而“反復折騰”,要做實前期、筑巢引鳳,建立鄉賢項目庫,搭建對接平臺、強化政策支持,推動鄉賢智力、資金、人員等精準回歸,讓他們各得其所、盡展其長。

  縣里相應地建立一整套機制:利用春節期間,廣泛召開鄉賢聯誼會,建立微信群,通過黨委談話、部門協作、鄉賢溝通等多種形式,鼓勵回鄉參選;通過“五比亮劍”活動為想干事、能干事、會干事的鄉賢們,提供大展拳腳的機會;在縣級評優評先方面向農村一線干部傾斜,設立村干部“金釘子”黨組織創建獎,全縣通報表彰的同時,給予一定的物質獎勵。

  2017年換屆選舉,全縣新進村“兩委”班子成員43位,較上屆大幅增加40%,這其中回歸鄉賢有35人,占比超80%。與“新昌七賢”相似,眼下基本成為各村發展的“中流砥柱”。

標簽:鄉賢 治理編輯:毛寧
广东11选5官网下载 青海快3开奖结果昨天 宁夏11选5彩种大厅 体育彩票浙江6+1 腾讯分分彩任选一人工计划 三黑龙江省36选七的开奖号码 福彩3d试机号今天 浙江6 1怎么算中奖 股票分析师怎么考 天津快乐十分复试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走势图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江西快三官方开奖 辽宁11选5人工在线计划 浙江体彩20选5三等奖 2010年股票分析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