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一個學生 他為何要一個人守護這所大山腳下的學校

發布時間:2019-12-03 10:40:02 來源: 錢江晚報

  沒有一個學生,但老楊仍然守護著校園。

  初冬的早晨,太陽總是懶洋洋的,都六點了,才稍許往田間地頭灑了點光。在杭州淳安縣金峰鄉中心小學的校園里,有個人比太陽勤快多了——天剛蒙蒙亮,57歲的楊小榮就穿好衣服,走出自己那間小小的教工宿舍,開始一天的工作。

  學校依山而建,清晨的山風吹到臉上就是一股透心涼。老楊卻早已習慣,稍微扶了下頭上那頂駝色漁夫帽,就掃起了教學樓前的空地。一晚上的落葉,散了一地,他一片片掃攏,神情專注,都沒留意到有半片枯葉粘上了褲腳。

  兩個小時后,校園被他打掃得干干凈凈,卻依舊冷冷清清,校門緊閉,沒看到一個學生的身影。“十多年前,我被調來這所小學,在食堂里工作;而現在,我的主要工作是守著學校,因為從這學期起,全校最后一名學生也轉學了,只剩下我一個人。”老楊告訴記者。

  早上五點起晚上十點睡

  他是學校唯一的守護者

  吃完早飯,老楊帶記者在校園里轉了圈。學校其實挺大的,即使一半場地不久前借給正在附近施工的單位充當工程指揮部,還剩下一幢教學樓,一幢宿舍樓,食堂、籃球場和操場也一應俱全。

  “以前我在食堂做事,每天五點起床,現在六點已經算晚了。”楊老師打趣。食堂在校門邊上,外墻貼著校訓:“堂堂正正做人,實實在在做事”,還有教師展示欄和班級評比欄。照片里的學生和老師都一臉燦爛,可以想象他們當初在這里度過的美好時光。

  一條歡迎89屆畢業生回娘家的橫幅,還掛在教學樓一樓。每間教室的門口都貼著班級口號和活動照片。隨意推開一間教室走進去,看到黑板上老師的板書還沒有擦去:“平長仄短,韻腳拖長”……

  教學樓和操場中間,有一大片菜地。老楊說,這里是從前老師帶學生們上勞動課的地方。現在沒有學生,但他還是每天繼續打理。前兩年學生少,師生比例幾乎1比1,學生又都是住校的,校長索性推廣“家庭制”,一位老師和一名學生結對,算作一戶家庭,每戶家庭承包一塊菜地,并有專門的指示牌。記者在菜地邊一眼就瞧見了那幾塊指示牌,老楊一直沒舍得扔。

  教學樓的背后就是宿舍樓,總共有三層。老楊說,當年這里最熱鬧時住過上百名學生。

  除了清掃校園和打理菜園,老楊每天的主要任務,就是在學校四處走動,防止陌生人進入,以及檢查教室門鎖,保證校園電路安全,并定時給操場除草。所以,他平時都住學校,周末才回家。晚上十點睡前,他還要拿著手電筒在校園里巡邏一周。

  他是這所學校的守護者,也是唯一的守護者。

  從三四百人到空無一人

  他打算繼續守下去

  偌大的校園,學生到哪兒去了呢?

  “今年上半年,學校還有10個學生。”老楊說。他最初來金峰鄉中心小學,學校有三四百名學生,所以在食堂工作的除了他,還有好幾個同事。

  據他回憶,學生人數出現明顯下降是在2015年前后。兩年前,剩下20余人。因為學生人數減少,學校教職工的人數也相應減少,就只老楊一人負責食堂工作。每天早上五點起床,洗菜、燒菜、洗碗,一天除了吃飯沒有一點空閑時間。雖然每天都干得很累,但是老楊卻覺得很開心。

  “那時候全校學生都認識我,我也知道他們每個人的情況。如果在校園里遇見,我都會囑咐他們好好學習,多看書、記得每天寫日記。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照做,但我想說多了一定會有影響的。”老楊笑著說。

  去年下半年,學校只有10位學生,其中9人是六年級,1人是二年級,所以分作兩個班上課。今年9月,原來的六年級學生畢業了,學校沒有招到一年級新生,剩下的那個學生也轉學了,于是其他老師都去了別的學校,這里只剩下了老楊。

  “其實今年招生前,學校做過調查,按照戶籍來看,理論上有40名左右適齡入學兒童。我們家訪了一圈,這些孩子都要跟爸媽去城里念書。”老楊說。他分析,近年進城務工的年輕人越來越多,孩子也跟著去了。爸媽們的想法是,孩子在身邊方便照顧,而且城里的學校教學條件更好些。

  和以前相比,現在的工作輕松了太多,沒有這么多的菜要燒,沒有這么多的碗要洗,但是楊老師依舊閑不住,把校園打理得井井有條。他預備繼續守下去,萬一明年又有孩子要來這里上學呢?

標簽:學生 一個人 學校編輯:毛寧
广东11选5官网下载 炒股平台怎么样 幸运飞艇走势图 长峰河南和集 ed2k 炒股软件平台 信誉的棋牌 p3开机号近10期千喜网 7乐彩走势图 东京热成人网1999 股票群推荐 516棋牌游戏打鱼平台 贵州快三选号软件 3d开奖结果3d 什么是指数年线 广西快3下载安装到手机 腾讯5分彩单选走势图 天天贵阳麻将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