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浙江文明網 > 頭條

從“城市管理”變身“綜合執法” 這樣執法有力度也有溫度

發布時間:2019-12-04 10:08:58 來源: 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陸樂 通訊員 鄭晶晶 徐瑩琛

  2019年11月20日,江山市賀村鎮綜合行政執法隊對一家即將開業的酒店開展例行檢查。

  “沒有問題,你的酒店可以按時開業了!”11月20日,江山市賀村鎮綜合行政執法隊隊員劉寧和隊友一起,對一家即將開業的酒店開展了例行檢查,“以往需要生態環境、衛生監督等多個執法部門分別開展的檢查,我們這一趟就都檢查完了。”

  由一支隊伍履行多部門、多領域的行政執法職能,是我省綜合行政執法改革帶來的一大轉變。而這種變化起源于,去年10月31日浙江省綜合行政執法指導辦公室的設立。“我們是全國唯一省級層面的綜合行政執法指導部門,負責全省行政執法體制改革、行政執法監督和綜合行政執法指導工作。”省司法廳有關負責人說。

  一年多來,隨著新機構的設立和改革的步步深入,曾經群眾口中的“城市管理”變成了執法內容涵蓋數十個部門、幾百種事項的“綜合執法”。稱呼的小改變,背后是執法體制機制、執法理念和執法手段的大變革。

  2019年2月20日,嘉興市秀洲區高照街道與區市場監管局組織執法力量對中小學校、幼兒園及周邊食品經營單位開展食品安全監督檢查。

  機制之變

  成立新機構,執法更有體系

  “這短短一條馬路上,路名牌、紅綠燈、垃圾箱、綠化帶分別屬于市政、交警、環衛、園林等不同部門管理。”10月中旬,義烏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副局長賈志建站在路邊向記者介紹了綜合執法的必要性,“想要避免基層執法中的‘九龍治水’,開展綜合執法必不可少。”

  為在全省范圍內更大力度地推進綜合行政執法改革,2018年10月31日,我省在機構改革中專門設立了全國唯一的省級綜合執法指導部門——浙江省綜合行政執法指導辦公室,由其擔負起浙江不斷深化這項改革的重任。

  在這個新設部門的推動下,今年省委省政府出臺《關于進一步深化綜合行政執法改革的實施意見》,明確完善執法體制、規范執法行為、加強工作保障等多項改革任務,提出到2020年底,全省基本建立分工合理、職責清晰、協同高效的“綜合行政執法+部門專業執法+聯合執法”執法體系,從而更大力度和范圍地推進城鄉統籌的跨部門跨領域綜合行政執法改革。

  不久前召開的省委十四屆六次全會在提到健全現代法治體系時,亦專門強調要“深化綜合行政執法體制改革,完成全省綜合行政執法事項、執法力量整合,完善執法聯動機制”。在省司法廳黨委委員、省綜合行政執法指導辦公室主任儲厚冰看來,這充分肯定了我省在行政執法改革中的探索和成績,也為改革的未來奠定了體制機制基礎。

  回溯歷程,早在2015年,浙江就在全國范圍內率先開展綜合行政執法改革,在市縣組建綜合行政執法局,集中行使市政公用、市容環衛、園林綠化、城鄉規劃等21個領域內與人民群眾日常生產生活關系密切、發生頻率較高的行政執法職權,以解決長期存在的多頭執法、反復執法等問題。

  在開展綜合行政執法的基礎上,借著本輪機構改革的東風,我省專業領域的綜合執法改革也悄然開啟。在全省各設區市、縣(市、區)都將相關領域多個機構的執法職能進行整合,成立了市場監管、交通運輸、文化市場、農業、生態環境保護5支專業執法隊,從而實行分領域的專業執法。

  5支執法隊涵蓋了各自領域內幾乎所有執法職責。以市場監管為例,新組建的市場監管綜合行政執法隊將統一行使原來分屬工商、質監、食品、藥品、物價、商標、專利、商務、鹽業等部門的執法職責。

  今年7月,溫州市整合了全市127家機構、2000余名執法隊員,組建完成了市場監管、交通運輸、文化市場、農業、生態環境保護5個部門專業執法隊伍,拉開了全省部門專業執法領域改革的序幕。截至目前,全省11設區市、90縣(市、區)已全部掛牌成立五大領域專業執法工作機構。“綜合行政執法+部門專業執法+聯合執法”的行政執法體系逐漸形成。

  2019年5月,全省首個街道綜合執法機構——下城區長慶街道綜合執法大隊揭牌。

  理念之變

  權力更下沉,執法更有溫度

  10月下旬,杭州市下城區長慶街道林司后附近居民驚喜地發現,周邊的5家餐飲店停業整頓了。“這幾家店開著,我們夏天不敢開窗,冬天聞著嗆人味道。”為了這事,大家沒少向街道“吐槽”。但由于缺乏執法權,街道干部對此一籌莫展。整治一家小小的餐飲店,需要生態環境、市場監管、城市管理等多部門協同推進,由于執法領域的職責有交叉、邊界不清晰,幾個部門來了好幾次,愣是管不好一頂“廚師帽”。

  今年以來,長慶街道成為全省基層綜合行政執法5個試點鄉鎮(街道)之一,成立綜合行政執法大隊,承接區級8個部門劃轉涉及市容環衛、市場監管、住房城建等16個方面的權力事項共288項,類似“小餐飲油煙擾民、房屋違法裝修、無證蔬菜店管理”等投訴,一支執法隊伍就能上門處理。

  “我們基層干部都是直接跟群眾打交道的,執法的事項都不大,但同一個領域,由不同的部門分頭執法,效率不高,群眾就有怨言,覺得我們互相推諉,不作為。”長慶街道綜合行政執法隊隊長李云龍表示,“街道綜合行政執法大隊成立后,既強化了權責一致、權威集中,體現了執法剛性,又凸顯了精簡高效,以人民為中心的改革初衷。”

  執法權力的下放,帶來了基層執法效率的顯著提升,也讓居民的感受度和滿意度明顯增強。浙江工商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駱梅英對記者表示,從原來的多頭執法到如今“一支隊伍管執法”,體現的是從部門碎片式管理到集中型治理的理念轉變。隨著執法職能的不斷優化,執法協同不斷加強,執法效率不斷提高,群眾對執法人員的認同感也將不斷提升。據了解,目前正在擬制全省統一的綜合行政執法事項目錄,已梳理出適宜劃歸綜合行政執法部門的約17個方面、300多個事項。

  和以往印象里“黑臉城管”不同,如今的執法者們在行使處罰權時,顯得更有溫度。前不久,一早送女兒上培訓班的溫州市民林先生因為把車停到人行道上,收到了鹿城區綜合行政執法局發來的短信。由于此前一年沒有人行道違停記錄,他被免于處罰。林先生說,自己因為實在找不到車位才生出僥幸心理,被短信提醒后,以后不會再違停了。

  今年8月起,鹿城區綜合行政執法局在轄區內對人行道違法停車行為“首違免罰”。相關負責人表示:“執法的目的不是處罰,而是在全社會樹立守法的意識,相信在收到短信后,大部分人都會有意識地去遵守社會秩序和法律法規。”同時,屢教不改的市民將受到執法者的嚴查嚴管,在當地樹立人行有道、車停有序的新風尚。

  2019年5月15日,舟山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金塘分局執法人員對島內的加油站、醫院、農貿市場在用的計量器具進行依法檢查。

  手段之變

  用上高科技,執法更有效力

  執法權力的不斷下沉,對執法準確度和效率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最多跑一次”改革和政府數字化轉型的牽引下,依托“浙政釘”,浙江開發了全省統一的“掌上執法”行政執法監管平臺,并從今年7月起在全省全面推廣。

  10月30日,寧波江北區市場監管綜合行政執法隊王維帶領隊員,來到轄區內一家年糕生產企業進行現場檢查。在王維指出該生產企業存在若干個項目需要整改的同時,一旁隊員金榮益熟練地將上述核查情況輸入到手機上的掌上執法平臺。他仔細核對執法平臺中企業的主體信息以及執法檢查的項目后,拍攝檢查照片,系統上簽好名字,整個檢查流程隨即全部完成。王維說:“以前出門執法檢查公文包是肯定少不了,包里塞滿文書,現場檢查情況得手工書寫。現在隨著改革深入和信息化技術的發展,一部手機就能搞定,執法過程越來越便捷高效。”

  截至目前,全省已在即時檢查、專項檢查、雙隨機抽查領域,實現6.3萬余一線執法人員的“掌上執法系統”賬號全開通、現場執法活動全應用。

  吳興區綜合行政執法監督指揮中心。

  與此同時,更多的科技手段正被運用到執法環節中。10月31日,湖州吳興區綜合行政執法監督指揮中心大屏幕的監控畫面發現,湖州大廈前有占道經營,指揮中心在通知街頭執法人員的同時,派出無人機空中巡查,不到3分鐘就處理了這起違法案件。

  吳興區綜合行政執法局局長鄒德明說,在與公安視頻共享的同時,當地綜合執法部門還自建280路市容監控、8路違停抓拍球、兩路鷹眼,整合無人機、車載、4G執法記錄儀等多種移動取證設備,建立專屬的視頻平臺和可視化、智能化的行政執法指揮中心,全程掌控執法的全過程。

  “以往像車輛違停等問題,一般由執法人員巡邏時發現才能處理,既費時費力,又容易疏漏,現在執法隊員從接到指令,到完成處置,只要10分鐘,而且全程視頻記錄。”鄒德明表示,“執法過程全記錄,一方面解決了取證的難題,另外一方面也使我們執法更加規范。”

  對執法者而言,新技術的作用遠不止此。在安吉,當地依托通訊鐵塔建成高空“天眼系統”,以往因為執法對象拒不配合而造成的執法難題迎刃而解。安吉縣綜合執法局數字城管服務中心副主任梁笛介紹說:“有了視頻我們執法就有了依據,也倒逼我們有理有據有節地執法,再沒有人說我們‘搶東西’‘暴力執法’了。”

  “在執法中更廣泛地使用數字化手段,是未來綜合行政執法改革的一個方向。”駱梅英介紹,目前全國各地都在探索執法中的信息化應用。如上海等地在探索將城市信息“上云”,在沿街店鋪門口放置了二維碼,執法隊員只需掃一掃即可查看云端儲存的檢查信息;廣東則打通了省市縣三級的城市管理數據,為群眾提供12345城市熱線、網站投訴、微信投訴等全流程“一網通辦”。

  “在綜合行政執法領域推動政府的數字化轉型,也是我們工作的一大方向。”儲厚冰表示,目前全省統一的掌上執法平臺也在應用中不斷迭代更新,已實現與“基層治理四平臺”“公共信用信息平臺”“統一咨詢舉報投訴平臺”等平臺的打通互聯,與各省級部門自建的業務應用系統對接聯動,“接下來,我們會進一步運用數字化手段,不斷完善執法聯動機制,嚴格規范公正文明執法,加大關系群眾切身利益的重點領域執法力度。”

  【浙江新聞+】

  將改革推向縱深

  駱梅英(作者系浙江工商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浙江省在規范執法、執法監督以及綜合執法改革等方面均走在全國前列。早在2006年,浙江省委《關于建設“法治浙江”的決定》就提出推進綜合執法試點。多年來,浙江不斷加強統籌協調、注重頂層設計和基層智慧相結合,為深化行政執法體制改革不斷注入新的動力。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對深化行政執法體制改革作出了新的重要部署,提出要最大限度減少不必要的行政執法事項、進一步整合行政執法隊伍、落實行政執法責任制等。浙江不斷深化綜合行政執法改革,核心就是通過整合、優化政府執法力量和執法資源,最大限度減少“執法擾民”、提升執法效能,構建權責統一、權威高效的行政執法體制。

  綜合行政執法改革以實現從部門碎片式管理到整體政府型治理的轉變為目標。所謂綜合行政執法,就是行政執法的綜合。改革通過深化城市管理等跨領域跨部門綜合執法,整合組建五大領域部門專業執法隊伍,下沉到基層試點“一支隊伍管執法”,并在全國率先成立了省級層面的綜合行政執法指導部門,不斷加強執法協同,優化執法資源,構建“綜合行政執法+部門專業執法+聯合執法”的協同高效體系。

  改革的下一步推進,一是要以建設好、應用好全省行政執法監管平臺為載體,推進“最多跑一次”改革在行政執法領域的延伸。浙江正在從“網絡大省”向“網絡強省”邁進,在推進綜合行政執法改革中,要用好這一優勢,不斷探索和發展執法信息化、智能化、標準化。二是要發揮好省級綜合執法指導部門的統籌協調職能,處理好改革中“條和塊”“權和責”“規范和效率”“速度和穩健”的關系。三是要跟蹤改革、研究改革。浙江在執法規范化建設方面的良好基礎、在綜合執法改革領域的先行實踐,其可以總結的經驗、改革中遇到的前沿問題以及解決問題的路徑、方案,對于浙江,對全國,都有著重要的意義。

標簽:城市管理 綜合執法 力度編輯:毛寧
广东11选5官网下载 天天捕鱼棋牌 正规理财平台 遇乐棋牌大厅在线 支付宝的天天红包赛 4399急速赛车 神来棋牌手机版 竞彩比分直 吉祥棋牌馆手机版下 …? 江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浙江体彩6 1预测 哈灵麻将最新版app官网 澳洲幸运10是哪里 韩国快乐8开奖直播 皇家炸金花aaa最新版下载 体彩山西11选5走势图 吞100人精饮上原亚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