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還是保?溫州百年老宅面臨抉擇 拯救有什么辦法?

發布時間:2019-12-04 16:31:49 來源: 掌上溫州客戶端

  太陽照常升起。

  深秋的一個上午,陽光從屋檐上灑進老宅,這是陽光與這座百年老宅又一次交匯。

  老宅位于永嘉縣沙頭鎮中堡村,精美的門臺上方刻著“瑞氣盈庭”四個大字,在中堡村已經是為數不多的一棟百年老宅。

  如今,這座老宅面臨部分翻建的命運。

  得知這一消息,當地有村民覺得可惜,畢竟這樣的老宅是保留著當地為數不多的“鄉愁記憶”。

  一方是因自身需要拆老宅,另一方則認為老宅有其特殊歷史人文價值,應該加以保護。這樣的分歧在溫州并不是個例。如何尋找兩者的平衡點,是我們值得關注的重點。

  有村民惋惜:等以后拆沒了,再想找回就不可能了

  從諸永高速古廟互通下高速,驅車不到3公里,就能到中堡村村民中心。面臨翻建的百年老宅,就在村民中心約50米處。

  這座老宅是一座四合院的形態,兩層樓,進了門臺,正面就是庭院以及正房,兩側也是房間。據目前尚居住在此的一位八旬老人介紹,他從小生活在這個老宅中,老宅的歷史在百年以上。整個宅子以前住了十幾戶人家,后來陸續都搬了出去。

  老宅大部分是木結構,只有兩三間房子用上了磚石。從整個老宅的現狀來看,應該說是年久失修,院內雜草生長,稻草、瓦片成堆。記者進入其中一個房間,二層的樓板已經破敗不堪,房間內堆了各種雜物,房子的后院養著家禽,能夠明顯聞到臭味。

  當地一名知情的村民介紹,準備翻建的是老宅的其中一戶人家,前段時間已經就翻建進行公示。記者在現場沒有看到公示的信息。據該村民介紹,翻建的房子準備建成3層,這樣的高度與整個老宅的風格會有點格格不入。

  “像這樣的百年老宅,在中堡村已經很少了。我們小時候,中堡村外圍都是圍墻,村子里四合院也有不少,這幾十年來,村民們陸續翻建,很多原本非常漂亮的老宅都在這個過程中消失了,非常可惜。”該村民說,對于老宅的保護,村民們現在還沒有共識,等以后拆完了,再想把它“找回來”,就不可能了。

  “最好是能夠保護起來,即使要翻建,能不能與原有建筑風格、高度保持統一,這樣不至于破壞原有老宅的形態。”一名村民說。

  專家觀點:古建筑留存鄉愁傳承地方文化

  不得不重視的一個現實是老宅在消亡。市人大代表、蒼南縣馬站鎮蘭山村黨支部書記殷興朗對此關注多年,他認為經濟社會快速發展,農村人口大量流向城市,是導致農村的大部分舊房、祖屋甚至是百年老宅閑置,無人居住,風吹雨淋,年久失修,更有些老宅因管理缺失導致坍塌的重要因素。

  一方面是年久失修,另一方面缺乏保護眼光的拆建,也加速了老宅的消亡。殷興朗說,舊村老宅改造缺乏整體性和長遠性的規劃,有的村鎮在拆舊建新改善農民居住條件的過程中,使得一些具有鄉土氣息的民居和代表農村風格的百年古宅被拆除,一些具有當地特色的古建筑也倒在了推土機下。盡管農民居住條件得到改善是件好事,但以古宅消亡為代價未免可惜。

  “任何一個村莊一個老宅都有自己的歷史。百年老宅見證了一個村鎮的社會經濟發展,承載和維系著一個村鎮發展的歷史記憶和延續。一座古代的建筑無論如何破舊,其內在的文化內涵與千年的歷史痕跡是無法被替代的。隨著時間推移,這些老宅的歷史價值越來越珍貴,文化內涵也更加豐富。”為此,殷興朗在今年市人代會期間提出建議,對我市范圍內的百年老宅加強保護,在推進城市化和新農村建設的同時,保留古村老宅,積累文化底蘊,讓其成為我市“歷史記憶的符號”和“城市文化發展的鏈條”。

  溫州有大量的古建筑、古民居,大部分不構成文保單位,保護工作主要依賴產權所有人。在溫州市文物保護考古所所長董姝看來,古建筑、古民居在留存鄉愁,傳承地方文化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董姝介紹,以永嘉為例,目前,得到較好保護的是嶼北古村、林坑、芙蓉村等地。特別是嶼北古村,通過政府主導的整村搬遷保護性開發,嶼北古村的風貌得以較好地保存下來。而溫州存在大量的古建筑、古民居,散落在山村,這類的保護工作更為難做。往往村民意見不統一,保護工作本身給村民帶來的實際收益較小,特別是對于居住條件本身較差的村民,改善住房條件也是“剛需”。

  拯救老屋,溫州這些村已經在做了

  樂清市仙溪鎮南閣村去年干了一件事。市人大代表、南閣村黨支部書記葉林青介紹,他們村將一處沒人住的老房子,村集體收回使用10年,統一修繕,財政給予補助。村集體免費使用10年后將房子歸還給百姓置業。10年使用期內村集體引進了一家酒業文化公司合作開發,樂清市財政局給予他們村壯大村集體經濟項目資金扶持,村集體固定值分紅。

  “這樣一舉多得!古建筑老宅得到了保護;老百姓的財產得到了保全,10年后還能收租金,增加農民收入;村集體經濟得到了壯大;合作商的投資成本得到了降低;公共財政的投入撬動了好幾倍的民間投資等等。”葉林青說。

  董姝向記者介紹了麗水松陽的做法——“拯救老屋行動”,以政府力量介入,推動老房子的保護。

  資料顯示,2016年,松陽成為全國首個整縣推進試點縣,自“拯救老屋行動”啟動以來,到今年年初已完成第一期142幢老屋共計96000平方米的修繕,二期也已經啟動。

  董姝認為,在這項工作中屬地政府、村級組織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比如采取宅基地置換的方式,滿足村民改善居住條件的需求,同時讓老宅可以留下來。同時將老宅作為鄉村公共活動場所,由村集體承擔修繕、管理職責。

  殷興朗所在的蘭山村也有不少的百年老宅,“蒼南山區,有很多百年老宅,有100多年,還有兩三百年的,現在基本上沒人住,也沒人管。這些老宅不少以前是紅軍住過的,很有價值。如果一拆了之,錢是買不回來的。”

  蘭山村正在做一項工作,就是把老宅保護下來,讓老百姓不要拆老宅,先保護住,然后用國家有關鄉村振興的項目資金,慢慢把老宅維修起來。

  保護是為了發展,發展也是為了更好地保護。今年,甬臺溫高速復線通車后,馬站有了高速互通,接下來228國道、高鐵陸續建成后,將會給馬站帶來成倍的客流。

  “交通方便了,在蒼南打造‘全域旅游’的背景下,我們這些百年老宅的價值就凸顯出來了。”殷興朗已經把發展考慮在了前頭,今年他們村在建三條路,預計春節前會通車。年底還計劃開建第四條路。這些道路打通后,蘭山村的對外網絡就全面暢通,此外,自來水管網也通到了山村,接下來還要解決旅游用電的問題。

  他建議,有關部門可以在全市內展開百年老宅的全面調查評估,建立統計名錄,實行分類保護與分級管理,針對老宅的不同狀況制定補救和保護措施;建立以政府為主導的微改造模式,將舊村改造、新農村建設和百年老宅保護相結合,探索保護與發展相互促進、相得益彰的雙贏新路;利用媒體進行宣傳,增強全社會對百年老宅的保護意識和責任感;對一些老宅等古建筑的歷史價值把握不準的,可暫緩拆除,能保留的就保留,能不拆的就不拆,防止因盲目拆建造成永久性的遺憾;在老宅修護中遵循“先讀懂再動手,寧修不拆,寧用老材料不用新材料,寧動內部不動外表”的原則,確保具有本地特色和體現我市農村風格的百年老宅保留下來,成為當地一道古樸而亮麗的風景線。

標簽:百年老宅 拯救編輯:毛寧
广东11选5官网下载 深大通股票最新消息 江西快3开奖结果定牛 10分彩技巧群 摔角传奇 福建福建快3开奖结果 四不像肖期期中特 赖子天津麻将手机版下载 南宁麻将封胡全球人多少张 辽宁快乐十二走势图综合版 3d千禧开机号试机 天津11选5 日韩一本道影院 淘宝网如何赚钱 怎么下载中原河南麻将 江西快3基本走势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